穿过夏夜的诱火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4:46:16 来源: 张掖信息港

燥热,让夏夜潇洒的男儿饥渴。永远欲望的金苹果,已在白天的烈日中夭折。分手吧!挥霍痴狂挥霍迷乱的夏夜,我不想在你的诱火里自蹈覆辙。——题记    一所XX外贸的大公司里,一直稳坐着文书位置的风小波,外表长得文质彬彬,再配上一副镶着金边的眼镜,看上去,更显得仪表堂堂,书生气十足,甚是符合他这个文书的身份。  俗话云: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公司里不了解风小波的人,还以为他是一个待人礼貌、为人和蔼的谦谦君子、文弱书生,了解他的人,却全都知道,公司里这位貌似谦谦君子的“文弱书生”风小波,其实,说的好听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风流情种,说的难听一点,就是一只如假包换的花心大萝卜——表面成熟稳重,背后又有一手,在红红绿绿的百花丛中,穿行自如,玩得不亦乐乎。如今,风小波的儿子风小虎都已经两岁多了,风小波还和公司里的几个漂亮女职员偷偷地眉来眼去,纠缠不清,尤其和老板的女秘书辛小亚,两人之间的关系为暧昧。  老板的女秘书辛小亚,是一个标准的“狐美人”,生着一张吸引异性眼球的漂亮瓜子脸儿,浑身上下,更是洋溢着美艳、妖娆与奔放。一双黑亮忽闪的眼睛,活得就像会说话似的,仿佛能看透男人的内心世界。性感的小樱唇上,胭脂也总是搽得红扑扑地,又明艳,又端丽,常常惹得风小波神魂颠倒,心如小鹿乱撞。  风小波的妻子嫣花儿虽然外貌长得也不差,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合格的美人坯子。但是,嫣花儿与辛小亚一比,却又有着天壤之别,因为,嫣花儿少了辛小亚那一份惹眼的妖艳狐媚,显得太老实,而且太本分。嫣花儿与风小波并不在同一个公司里上班,风小波在公司里拈花惹草、处处留情的风流韵事,嫣花儿似乎也并不知晓。再加上嫣花儿的这份工作经常要出差,更给风小波和辛小亚两人的接触交往创造了大好的机会。嫣花儿呆在家里的时候,风小波就和辛小亚在外偷偷约着相会,只要嫣花儿一出差,风小波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辛小亚直接领到了他的家里来一度春宵。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与风小波同一个公司工作的柳娜,是和嫣花儿一起长大的一个铁姐们。在公司里看到风小波这么胡闹,这么花心不顾家,柳娜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想到老实本分的嫣花儿,依然糊里糊涂地被风小波蒙在鼓里,柳娜恨不得揪住风小波狠狠扇上几个耳刮子才解恨。一次偶然的机会,柳娜在路上遇见了嫣花儿,终于忍不住道:“花儿,听说你老公风小波在那方面挺过火的,你得看紧点,别一味宠着他,小心跑出轨道了!”  嫣花儿不以为然地朝柳娜淡淡一笑:“不会吧?娜儿,你别想歪了?小波他招异性喜欢,只能说明他人、能耐好。虽然小波有时侯晚一点回家,那也只能说明他工作忙,加班的时间多,没空陪我。再说了,小波在家的时候,对我们娘俩可以说是体贴入微,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的举动啊。娜儿,如果小波真的像你所说的那样,在家里对我应该不是这种表现呀。”  “嫣花儿!我告诉你这些,也是为你好。你……你还是自己好自为之吧!”面对脸上写满了不信的嫣花儿,柳娜不禁苦笑摇头,心头更把风小波咒了几百遍:“该死的风小波,可真有你的,红脸白脸全让你演活了!早有一天,你得在花海里翻船,风月中挨刀……”劝说无效,柳娜只得郁郁地转过身,继续走自己的路了。  望着柳娜远去的背影,嫣花儿暗忖道:“人心可都是肉长的!天地良心,我对我这个家可是全心全意,竭尽全力了。将心比心,小波他就算是看在儿子小虎的面上,也不应该做出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呀!否则的话,小波就不怕遭老天的报应?”这么一想,嫣花儿随即心下坦然,便没把柳娜说的事情放在心上。  无风不作浪。这一日,嫣花儿的公司里又安排嫣花儿出差了。风小波的机会便也跟着来了。  应风小波的相约,到了晚上,辛小亚穿着一条碎花连衣裙,像只花蝴蝶似的,欢快地飞进了风小波的家。看着花枝招展、风情万种的辛小亚,风小波的心里就像被人在用一根看不见的鹅毛在轻轻拨弄,撩得心猿意马。  两人夫唱妇随似的在厨房里忙活着,叮叮咚咚地操持完了一桌好菜,正准备开始倒酒喝交杯的时候,门忽然被推开了。  “谁?”风小波闻声一惊,声音打着颤。转头一看,风小波的脸色立时变了!辛小亚更是骇得花容失色。推门进来的人,竟然是风小波的妻子嫣花儿!  “花儿,你……你不是出差去了吗?怎么……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风小波想让自己的发音尽量正常些,但话一出口,声音还是显得有些变调,听上去怪怪的。  “公司临时改变计划,将我出差的事,推到了下周。小波,这位是……?”进门后的嫣花儿一边换鞋,一边将目光有意无意地投向了坐在风小波对面、此刻正吓得脸色苍白的辛小亚。  风小波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一双眼珠骨碌碌地几下一转,风小波蓦地脱口而出道:“花儿,这是我以前大学里的一位老同学,到我们这边出差,顺路来看望一下我这个老同学。”  “哦。是老同学来了!难得,难得啊。”嫣花儿随即热情地道,“小波,你陪你老同学好好聊聊,我再去厨房里炒几个菜,好好招待你的这位大学里的老同学。”  “啊?”风小波没料到嫣花儿居然对辛小亚丝毫没有起疑心,心上立时有些过意不去,朝着嫣花儿强颜一笑道,“不用了。花儿,一起坐下来吃吧。和我的老同学不必这么客气的。菜,已经够多了。”  “真的哦,好菜满桌,很丰盛。”嫣花儿微笑着看了看一桌的好菜,随即转身走进厨房,自己盛了一碗饭,然后走到饭桌前,很自然地在风小波的身边坐了下来。辛小亚想朝嫣花儿笑一下,却又笑不出来,神情尴尬之极。风小波看到辛小亚此刻的这副模样,心里更是像吊了十五个桶——七上八下,晃晃悠悠。  一顿晚饭,总算在风小波和辛小亚的惴惴不安里,风平浪静地吃完了。  饭后,风小波贼心不死,又悄悄在嫣花儿饭后的那个茶杯里放进了几粒安眠药。量不至死,却至少可以让嫣花儿做个长长的春秋大梦了。果然,风小波的安眠药立竿见影,嫣花儿陪着辛小亚说了几句话后,哈欠便接二连三地跟着来了。  “我们卧室隔壁的那房间里有张小床,你今晚就在那儿将就过一夜吧。我太困了,就不陪你了。小波,你也早点睡,别和你的老同学聊得太晚了,注意休息好。”嫣花儿很礼貌地交待完了辛小亚和风小波,便抱着儿子小虎,打着哈欠回到自己的卧室里睡觉去了。  看到嫣花儿这盏“电灯泡”终于被自己搞定,风小波立时心花怒放,急忙拼命地朝辛小亚使着眼色,想就此开始“行动”了。  辛小亚使劲地摇了摇头,惊魂未定地朝着卧室的方向努了努嘴。风小波会意,只得硬着头皮、耐着性子又坐了下来。时间在两人的焦灼不安里,无声无息地悄悄流走……度秒如年,风小波终于按捺不住,蹑手蹑脚地走进了卧室,意欲“侦查”一下“敌情”。  “花儿,你明天上班吗?”走进卧室的风小波,朝着躺在床上正熟睡的嫣花儿,试探地问道。躺在床上的嫣花儿除了阵阵均匀的轻微鼾声,没有任何的反应。  “唉,瞧你累的!”风小波心中暗喜,但依然不大放心,试探着再嘟囔了一句,又抱着嫣花儿的身子往里床使劲挪了挪。此刻的嫣花儿就像一个玩具似的,任由着风小波的摆布,依然呼呼大睡。“欧也,终于搞定!”风小波站在床边轻轻吁了一口气,一颗悬在喉咙口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又蹑手蹑脚地走出卧室,风小波立刻迫不及待地抱起了半推半就的辛小亚,心花怒放地走进了卧室隔壁的那个房间里……随后,两人便肆无忌惮地开始了“有声有色”的“活动”……  “妈妈,我要尿尿!”就在风小波与辛小亚的“活动”进行得“热火朝天、风生水起”的时候,卧室里忽然传出了他儿子小虎的喊声。声音不是很大,但是非常的清晰。清晰得,足以让风小波与辛小亚听得心惊肉跳,魂飞魄散。  风小波大惊失色,生怕小虎的声音会吵醒了熟睡中的嫣花儿,急忙从辛小亚的身上飞快地溜了下来,也顾不上穿上衣服,一个箭步就冲进了卧室!  迟了。心急火燎的风小波冲进卧室里的时候,小虎已经坐在了嫣花儿的双腿上,正低着头朝着床前的尿盆里尿尿呢!抱着小虎的嫣花儿眼睛依然闭着,好像还没有从梦里走出来似的。光着身子立在嫣花与儿子的面前,风小波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怔立在当场,彻底懵了。  小虎尿完后,嫣花儿微微睁了一下眼,随即将小虎在床上放好了,却对傻立在床前的风小波视如未见,又躺下呼呼睡去了。  “嫣花儿是真睡迷糊了,还是故意在装糊涂?”风小波忐忑不安地揣测着,做贼一样地悄悄退出了卧室,退回了辛小亚的那个小房间里。出了这个意外,风小波刚才的激情早就风流云散、一泄千里,再没心思和辛小亚继续“活动”了。在床上辗转反侧,风小波一夜都没有好好合上眼。  第二天一大清早,风小波便心慌慌地把辛小亚打发走了。接着,他又系起了围兜,在厨房里忙着做好了一顿丰盛的早餐,希望自己良好的表现,能让嫣花儿起床后,不要和自己爆发一场没有硝烟却足以毁灭他的战争。  没过一会儿,嫣花儿便起了床。走进卧室隔壁的那个房间里转了一圈后,嫣花儿一脸诧异地问风小波道:“小波,你的那位大学里的老同学呢?怎么一大清早就不见人影了?”  “哦。她……她已经走了。”看到嫣花儿还是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心神不定的风小波,心里更加没有底了。  白了风小波一眼,嫣花儿埋怨道:“小波,你真是的,一点基本的礼貌也没有!你大学里的老同学大老远来看你,你怎么连早饭也不让人家吃啊?瞧你这主人当的!”  见到嫣花儿还这样说,风小波不禁疑窦丛生,呐呐道:“花儿,你……你真的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小波,我昨晚太困了,就记得小虎喊了一声‘妈妈,我要尿尿’,其他的事,我就实在想不起来了。”嫣花儿一脸平静地道。  “是吗?花儿,你真的什么也想不起来?”风小波依然狐疑着。  “瞧你这傻样!我骗你做什么?”嫣花儿蓦地朝风小波莞尔一笑,笑容清纯得像不染污泥的清莲。  风小波沉默不语,心里却像翻江倒海:“我和辛小亚在隔壁弄出那么大的声响,花儿还是睡得那么死,而儿子小虎一句轻轻的‘妈妈,我要尿尿’,就把花儿给惊醒了。她难道真的不知情吗?不,不可能!她……她分明是一心一意为着这个家,为了儿子小虎着想,她……她分明是故意在装糊涂,处处为我留台阶,而我却……却……”想到这儿,良心发现的风小波,蓦觉羞得无地自容,猛然抡起左手,使劲地扇了自己一个响亮的嘴巴!  “你干什么呀?”嫣花儿惊呼着,急忙一把捉住了风小波的左手。  “啪!……”风小波的右手再次抡起,又是一记嘴巴,比上一下扇得更响亮了。  “喂!你……你疯了吗?好好的,干嘛自残啊?”嫣花儿捉不住风小波的双手,没办法,索性拦腰使劲抱住了风小波。  “花儿,我……我不是人!我是畜生,我该死……”风小波蓦地朝着嫣花儿双膝跪下,痛心疾首道,“花儿,我……我知错了。我向你保证,我以后再也不了,真的,永远也不了……”  嫣花儿急忙一把使劲捂住了风小波的嘴巴,心慌意乱地道:“小波,快起来,别让咱儿子小虎看见了,影响不好。”嫣花儿这么一说,风小波的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紧紧抓着嫣花儿的手道:“花儿,谢谢你,谢谢你这么宽容,谢谢你一心一意想着这个家,我……我……”  “傻瓜,都老夫老妻了,谢什么呢!小波,我一直都相信你。”嫣花儿微微一笑道,“小波,还记得我们次约会吗?那也是像昨晚的那个夏夜,我上你家来,你却骗你的父母说,我是你大学里的一个老同学……”  “怎么会不记得呢?”此刻,自责、羞愧、内疚、柔情,皆不约而同地涌向了风小波的心头!百感交集的风小波,猛地一把将嫣花儿搂进了怀里,梦呓似的低语道,“花儿,你还记得,当初我写的一首《夏夜的火堆》的诗吗?”  “当然记得!”嫣花儿仰起头,脉脉地凝视着风小波,缓缓道,“燥热,让夏夜潇洒的男儿饥渴。永远欲望的金苹果,已在白天的烈日中夭折。分手吧!挥霍痴狂挥霍迷乱的夏夜,我不想在你的诱火里自蹈覆辙……”  听完嫣花儿的轻轻吟诵,风小波感慨道:“花儿,现在的我,就像刚刚穿过了夏夜的诱火,如果没有你的宽容,我就真的要自蹈覆辙了。谢谢你,花儿,谢谢你给了我回头的岸,让我有机会重新做人……”  嫣花儿微嗔道:“瞧你,又来了,谢啥呢?浪子回头金不换。回头就好,我这岸虽然缺少夏夜的诱火,却永远是四季如春的宁静港湾,无风,无浪,温馨,安宁……”  “花儿,你说的真好。我向你保证,这永远欲望的金苹果,已在白天的烈日中夭折了!一切,让我们从头开始……”风小波听得感慨万千,心中如同翻倒了五味瓶……  “嗯。”嫣花儿会心一笑,将头倚在了风小波的怀里。相拥的两人,仿佛又回到了昔日他俩情窦初开、两情相悦的初恋年代……  初恋的夏夜,风小波尝到的是蜜一样的甜甜味道。昨夜呢? 共 506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阴囊湿疹的常见治疗方式有那些
昆明治癫痫研究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地址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