炉石传说里如何管好手中的资源

2020-10-19 09:49:54 来源: 张掖信息港

在一盘炉石传说游戏当中,有三方面比较重要的资源 ,时间以及生命值 而这三方面内容的重要性在每一盘游戏当中都不尽相同。能够明确的指出一场游戏当中哪类资源有价值是非常关键性的能力,因为这将决定你在这局游戏当中的整体表现和选择。 假设出现以下这个情况:你使用的职业是萨满,现在游戏进行到了你的第二回合。你可以选择使用鬼灵爬行者或者是你的英雄技能,那么你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呢? 这个问题的正确答案,应该是 看情况 。在某些情况下,你应该选择使用随从;而在其他的情况下,你应该使用英雄技能。但是究竟看什么情况呢?看你重视哪一种资源。如果你重视卡牌,那么就应该使用英雄技能,因为它能够在不消耗卡牌的情况下为你提供额外的图腾;如果你重视时间或者生命,那么你应该使用随从,因为它能够为你提供更强的场上表现,让你在作战的时候更加轻松一些。在今天的文章当中,我将会和大家阐述这三种资源以及他们之间的关系。 资源 卡牌:卡牌是容易被我们接受的资源类型了,因为当我们提到 资源 二字的时候,马上就会想到它。每一张卡牌都是一个选择。你手中拥有的卡牌数量越多,那么你就能够完成更多不同的事情,选择的余地也就越丰富。卡牌并不一定要实在真正意义上的卡牌,比如它可以是圣骑士英雄技能召唤出的小兵。 时间:时间是你用来使用其他资源的资源。如果手一个玩家手中有五张卡牌,但是在死亡之前只能够用掉一张,那么相当于他的手中只有一张卡牌;另外的四张卡牌,总而言之就是不存在的。在卡牌游戏当中,时间,行动和反馈的概念通常会用 节奏 来描述,那么我从现在开始也会使用这个单词。 在节奏上处于劣势 意味着对手占有主动权,他会首先铺场然后等待你去应对。在炉石传说当中,在节奏上处于优势通常意味着卡牌的优势,所以这两个概念有时间没有太明显的界限。 生命值:我觉得这是容易被大家误解的一个资源概念,因为大多数的玩家甚至不明白生命值也算是一种资源 但事实上它确实属于资源,而且你经常可以用生命值换取节奏以及卡牌上的优势。拥有节奏以及卡牌的优势,通常能够逐渐的帮助你演化为胜势,但是生命值更多,不代表你可以获胜,所以我认为这是一种更具有消耗性的资源 它的价值并不在于能够为你创造什么,而是它能够为你换来什么。我觉得这就像国际当中的王一样,一开始没有什么作用,但是终究会成为游戏当中关键的核心。你的前二十九点生命值基本上毫无意义,但是第三十点生命值的价值却高于一切。 资源之间的互相影响 这些资源之间在很多方面都存在着互相的影响,其中一些是相当显而易见的。特别是英雄技能,就好像是资源的市场一样,能够持续不断的为你提供机会去交换掉对手的资源(通常是节奏)。比如术士的英雄技能,直接会演变成对卡牌以及生命值的影响,而战士的英雄技能是通过生命值体现对于节奏的影响。让我们看看更多关于这方面的例子吧: 节奏与卡牌 这又回到了我之前说到的那个情况中 你使用的是萨满,现在需要决定第二轮应该如何出牌。在那种情况下,我们可以选择鬼灵爬行者-英雄技能-英雄技能的顺序或者是英雄技能-英雄技能-鬼灵爬行者的出牌顺序;终第二种方案能够为你提供更好的场面表现,让你手中拥有更多的卡牌,更多的选择,不过代价却是前期的场面表现比较糟糕 也就是损失了节奏。 每次你使用英雄技能的时候,其实你都可以把那两点法力水晶用在其他地方,但是当你这样做的时候你放弃了自己的一部分节奏。在大多数的时候,这都会涉及到卡牌的优势。如果对面的缠上有一个2/1,那么我可以选择放出一个2/ 或者是用法师的英雄技能点掉这个小怪;使用英雄技能虽然不会消耗自己的卡牌,但同时也不会建立任何场面上的表现。放出2/ 会让我在接下来一轮损失掉随从的两点生命值,终我在场面上会得到一个2/1。 几天之前,我看了一局Kolento用牧师打圣骑士。当时Kolento的场上有一个狂野炎术师,接下来对手利用英雄技能召唤出了1/1。接下来在第三轮,Kolento的手中有黑暗信徒,真言术盾以及其他一些卡牌。 我相信大多数的玩家都会选择用狂野炎术师进攻然后放出黑暗信徒,但是Kolento并没有这么做;他选择攻击这个1/1的白银之手新兵,然后利用牧师的英雄技能将狂野炎术师治疗满血。Kolento这么做是因为他不想让狂野炎术师在一点生命值的情况下面对接下来对手可能会使用的作战动员。这样做的代价很大,因为接下来他的对手如果不使用作战动员(或者不想用的话),那么Kolento相当于第三轮什么都没做。至少我们可以看出他浪费了三点伤害。然而他依然这么做了,因为他意识到自己在面对圣骑士的时候,重要的资源不是节奏或者生命值,而是卡牌。他宁可第三轮什么都没做,也不愿意白白损失一个随从。如果你们无法理解哪一类资源更加重要,那么就永远无法做出像他一样的决定。终对手还是使用了作战动员(这个决定本身就有问题,因为对面有狂野炎术师,不过这并不重要),随后Kolento使用真言术.盾清场,将狂野炎术师继续保留了下来。 如果你决定使用一张卡牌而不是利用自己的英雄技能,那么你就做了完全相反的选择。你这么做是因为自己觉得铺场比手中的卡牌数量更重要。 假设我现在使用法师,而你比我多了一个2/2。那么我就需要选择是用两次英雄技能,还是自己也放出一个2/2,虽然后者会消耗一张卡牌,但是能够立即解决问题。如果我觉得自己这样做劣势太大 这个时候的节奏很重要 那么我会使用2/2的随从与对手进行交换,这样我在第三轮就可以使用其他的卡牌,而不必再次使用英雄技能。 节奏与生命值 想要做好节奏与生命值的权衡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如果你没有把握好,代价可是非常大地。不过如果你能够正确掌握这个尺度,那么将会获得很大的优势,因为你总能够用价值不太高的资源去交换高价值的资源。 武器可以很好的将你的生命值转换为其他资源 无论节奏还是卡牌都可以。当我使用炽炎战斧解决你个随从的时候,我虽然会损失一些生命值,但是在游戏当中我已经取得了优势(因为接下来的随从相当于免费移除,这样节奏上就处于了优势)。武器与战士的英雄技能配合相得益彰,因为它相当于增加了你的总生命值。 另外一个将生命值转化为节奏的方式就是等待使用移除法术。如果你的场上只有两个2/ 而我手中握有地狱烈焰,那么我可能会选择承受一些伤害。只要我不使用地狱烈焰,那么你很有可能不会在下一轮继续派出随从,这相当于将游戏将更后期拖延。如果我没有使用地狱烈焰,那么相当于告诉对手 我知道这一轮要承受四点伤害,我觉得毛毛雨啦,因为用四点生命值换一轮我觉得很值。 然而,节奏并不只是拥有更多的时间;还在于你应该在更合适的时机使用卡牌,让它们更好的为你服务。生命值/节奏的关系有一部分就是牺牲一些自己的生命值,这样你可以将卡牌发挥出做大的作用,让你处于理想的位置上,那么让我解释一下吧: 假设你现在正使用圣骑士,手中的卡牌有奉献,生而平等和提里奥弗丁。你有六点法力水晶和三十点的生命值,而你的对手有三个4/5的随从。在这种情况下,使用生而平等+奉献显然非常的好 如果你不解决他们很有可能会死在对方手里。然而,这样做会让你处于非常尴尬的境地,因为对手肯定会继续使用一些随从,而你无法做出立即的应对。这样对手基本上相当于额外获得一轮出牌的机会。 那么现在,想想如果你等待一轮会如何。这样做有两点好处:首先对手会自然而然的认为你手中没有奉献+生而平等的组合(不然你肯定用了),这样他们就会放出更多的随从。如果他确实这么做,那么你就是用自己的生命值换了对手的卡牌 你会多承受十二点伤害,但是可以从对手那里对赚一两张卡牌,这非常的重要。其次,这样做让你在接下来处于更有利的位置;你的对手会有一轮使用铺场,但是你能够立刻使用提里奥弗丁。终,你用十二点生命值换掉了对手额外的一轮。值吗?我觉得应该值。 再举个例子,比如对手比你多一个1/1的白银之手新兵而你手中有一张死亡缠绕。你可以立即使用死亡缠绕移除掉他,但是你就无法在这一轮使用英雄技能了;更好的方案是你在这一轮使用英雄技能,先忍这一点伤害,然后在接下来的一轮还可以使用英雄技能+死亡缠绕。这样,你就做到了掌握使用卡牌更好的时机 无论是第二轮还是第三轮都没有法力水晶的浪费。你用生命为代价换来了节奏的优势,而这种节奏随后会演化成卡牌的优势(因为你消耗生命值使用了英雄技能)。 在很多使用盾牌格挡的战士卡组当中,你也能够看到相同的问题。很多时候,当战士有四点法力水晶的时候他们会使用盾牌格挡,只是为了立即获得五点护甲。除此之外 他们还有机会使用刚刚抽到的这张卡牌,这样他们就无需花费三点法力水晶去使用盾牌格挡。如果比起节奏你更在意自己的生命值,那么你当你有四点额外法力水晶的时候总可以使用英雄技能,然后把英雄技能+盾牌格挡留给将来使用;没错,这样节奏会稍微慢一些,但是从长期看来你能够获得更多的生命值,代价是节省了三点法力水晶不用盾牌格挡。 卡牌与生命值 用生命值交换卡牌常见的方式就是使用武器和术士的英雄技能,但是与节奏很相似,你也通过等待获得卡牌的优势。想像一下,如果他们拥有很不错的场面,其中还有麦田傀儡;而我有奥金尼灵魂祭司和治疗之环以及五点法力水晶。如果我放出了这对组合,那就代表我认为自己的生命值比卡牌更重要;但是对手场面上会留下一个2/1,很有可能会移除掉奥金尼灵魂祭祀。如果我等一轮,虽然会承受一些额外的伤害,但是我就能够用英雄技能击杀受损的傀儡,这样奥金尼灵魂祭司可以继续留在场上;我用生命值交换了一张卡牌。 不过有时候,生命值却比卡牌更加重要。如果对手有一个 /2,而我可以选择是使用暗色炸弹还是术士的英雄技能,那么我很可能会使用暗色炸弹;这样我确实消耗了一张卡牌,但是可以免于承受伤害,而且从节奏上看也只是持平而已。有时候,你不得不选择是使用术士的英雄技能还是浪费掉这两点法力水晶,取决于你是否想用生命值来交换一张卡牌。 在生命值特别重要的时候,你肯定也不希望频繁的使用武器;如果我们都有 / ,而我的手中有炽炎战斧,那么很有可能我会用随从去交换对手的随从,避免额外承受伤害。这种情况下,我会把重视生命值超过一切。 选择一个优先考虑的资源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如何在资源直接进行交换了,那么我们如何判断哪类资源更重要呢? 资源的重要性在每一局游戏当中都有所区别,这涉及到你使用的职业,你面对的职业,双方所使用的卡组,你的开场手牌以及目前为止游戏当中发生了什么等等。我们没有一个确定的方式可以知道哪种资源价值更高,但是根据你们的卡组风格,有以下几个一般的准则: 慢速控制型卡组 vs 慢速控制型卡组 关键资源是卡牌 慢速控制型卡组,好吧,就是那种节奏非常慢的卡组,无论对手做什么,只要在大后期总能够获得游戏的胜利。他们并不需要前期滚雪球建立优势,因为他们从第六回合到第十回合可以不断的使用橙卡。手牌术士,控制型战士,圣骑士和控制型牧师都是控制型卡组很好的例子。 控制型战士一般在面对速攻卡组时都有办法度过前期的猛攻。这样的话,当你面对另外一套控制型卡组时,他们通常无法在前期对你造成足够的威胁,即便抽到的卡牌非常倾向于前期也无济于事。简单来说,这些卡族中的移除法术比前期随从更多,你放出的任何随从都会被对手迅速解决。这时候,节奏快并不能够帮助你获得胜利,你需要在后期获得胜利。这盘游戏是随从之间的强强碰撞,谁的随从能够挺到通常就可以获得胜利。 在这时候,节奏与生命值就起不了太多作用了,而卡牌变得更加关键。所以我建议你无论如何也要获得卡牌上的优势 因此,举个例子来说你可以多使用圣骑士的英雄技能,少用些随从卡牌。如果你多使用几次英雄技能,那么对手就不得不使用真正的卡牌来对付你 不存在 的卡牌,这样胜利的天平就会向你倾斜。 控制型卡组 vs 场面型卡组 关键资源是节奏 场面型卡组是那种通过更强的场面表现滚起雪球建立优势的卡组;这种卡组可能比较倾向于前期(动物园术士)也可能不太倾向于前期(送葬者牧师,部分德鲁伊卡组和大多数的机械卡组)。这些卡组的特点是不成功便成仁;如果我在面对动物园术士的时候成功度过前期,或者当我场上有随从时而对手没有,那么基本上可以确定自己这一把不会输了。 当你使用或者面对这些卡组时,通常牺牲卡牌或者生命值来换取节奏上的优势是正确的。也就是说你应该更多的使用自己的随从而不是英雄技能,更多的去攻击对手的随从而不是选择打脸。如果你能够挺到游戏的后期而没有被对手的随从淹没,那么通常你会很自然的获得胜利,因为你的单体卡牌更加强大。当我使用手牌术士面对一个节奏更快的卡组时,我很乐意在第三轮使用大地之环先知与对手争夺一下场面,而如果我面对的是控制型卡组,我就会选择使用英雄技能了。 场面型卡组 vs 场面型卡组 关键资源是节奏,然后是卡牌 场面型卡组相遇的时候,对于滚雪球能力要求非常的强,因为一旦某方处于劣势,想翻盘会变得非常困难。在这种情况下,即便做出再大的牺牲也不能在节奏上处于劣势,因为双方都认为自己会获得节奏的权。 与控制型卡组面对场面型卡组时的区别在于没有节奏优势的情况下,没人会自动获胜。如果双方的节奏相当,没有人获得明显的优势(比如没有人可以略过一轮也让对手毫无还手余地),那么决定性的资源就会是卡牌;你不再依靠速度取胜,你需要让自己的随从在场面上更长的时间来获胜。像这样的一组对阵当中,很重要的一点在于你需要知道什么时候卡牌成为了更加重要的资源 如果你发现滚雪球似乎已经不可能了,那么你必须转变自己思考的方式。 控制型卡组 vs 打脸速攻卡组 关键资源是生命值 之所以叫 打脸速攻 卡组,因为我想不到更适合的名字了,所指的就是通过伤害压制获胜,而不太在乎场面控制的卡组 比如猎人,速攻贼或者任何被称作 毒瘤 的卡组。这类卡组一般并不在乎场面的表现,常常能够在明显劣势的情况下获胜。 当游戏中出现这些卡组的时候,通常关键的资源就是生命值了。你会发现自己已经完全控制了游戏,但是这时候你心里在期待对手的一张卡牌不是杀戮命令,火球术,剔骨,灵魂之火等等 可是往往事与愿违,因为对手特别的幸运(还可能是因为对手把其他的卡牌都用掉, 所以只有这些法术了)。你需要避免出现这样的情况,也就是说要牺牲自己的卡牌和节奏尽量保证剩余的生命值,这包括用随从去交换,少使用武器,或者有额外的法力水晶也使用术士的英雄技能等等。当我使用手牌术士对抗猎人的时候,我第二轮肯定会使用日怒保卫者,这样我不但可以攻击对手的随从,而且还能够少消耗一些生命值。 打脸速攻卡组 vs 打脸速攻卡组以及场面型卡组 vs 打脸速攻卡组 关键资源是节奏,然后是生命值 这两组遇到的时候情况比较相似。在这两个情况下,我们都有可能在前期滚雪球建立起很大的优势,所有对手无法威胁到我们的生命值,这样无论你是哪一方,都可以获得游戏的胜利。但是如果没有出现这个情况,那么生命值就会成为场面上重要的资源,游戏变成了双方比拼谁能够先击杀对手。这样的话,通常正确的选择是无视场面表现,直接打脸。 在猎人内战的时候,我们很明显能够注意到这种情况的出现。在游戏前期,双方会使用鹰角弓去移除对手的随从。然后进入到后期之后,更多见的是用鹰角弓去打脸 因为你正在和对手赛跑,肯定不会去管随从,而是希望直接造成伤害。 改变重要的资源 我们之前已经看到了,在游戏过程中重要的资源是可能会发生变化的。这样的事情会自然而然的发生,但是我们能够,也应该通过自己的努力在资源对你不利的时候改变它。 我看电视节目的时候很喜欢一句话,就是 如果你不喜欢听别人的,就自己掌握主动 。在炉石传说中,这也是相似的 如果你不喜欢目前的局势,那么就可以改变游戏的重心。如果你觉得自己无法利用某种资源获胜,那么就可以改变游戏的方向,使其不受到此资源的影响。 在炉石传说当中,你肯定很多次遇到既可以攻击对手的随从,也可以攻击对手生命值的情况出现。有时候玩家会立刻放弃一个目标,转而攻击另外一个目标,这时候通常是他们意识到 哇,这样做太困难了。或许我可以直接打脸? 你心中随时会要考虑这个情况的发生,如果你在某种资源上处于劣势,那么你可以让这个资源对于游戏的影响变小。 一些慢速的卡组之所以会使用一些强力终结连招,就是因为转变资源非常的重要 你可以想想格罗玛什地狱咆哮还有自然之力+野蛮咆哮,甚至是战士利用暴怒的狼人和战斗怒火这种 一轮带走 的组合。在卡组中添加这些卡牌可以让生命值变为游戏中的关键资源,而这是一个非常必要且具有威力的手段。曾经有很多次,在我面士的时候已经拥有了场面上的控制,但是却被格罗玛什地狱咆哮+死亡之咬的组合带走了 我已经取得了卡牌上的优势,而这通常是游戏当中重要的资源,但是对手却把游戏的重心转向了生命值,所以获胜有望。 顺便一提,这也是为什么我的手牌术士从来不用火车王里诺艾的原因。如大家所知,手牌术士总是依靠卡牌获胜。好吧,确实有些片面,但是大多数情况是依靠卡牌获胜的,因为手牌术士有比其他卡组有更强的抽牌能力和大怪。因此,我们没有什么理由把资源的重点转移到以他方面, 另一方面,遇到手牌术士的玩家,应该知道他们很难通过卡牌的争夺获得胜利。他们从游戏一开始就应该知道自己需要转变战斗的重心。如果我是用牧师或者德鲁伊对付手牌术士,那么我就知道如果自己不为对手一点压力,我输掉游戏的可能很大 所以我需要放出一些随从,即便我的这套卡组并不很擅长这个方面,但是显然我可以比对手得更好。 ,想要弄清楚自己应该做什么并不是很容易,我们无法找到一个吃遍天下的方法,因为多数时候你都需要根据经验做出判断。不过我希望能够尽量为大家提供一些参考,这样各位判断的过程至少能够轻松一些。 这就是我今天要说的全部内容了!希望大家能够喜欢,如果你有任何反馈和建议都可以告诉我! 谢谢大家的收看,我们下次再见。武汉白癜风医院哪家较好
武汉治白癜风专科医院
武汉看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