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黄昏恋歌

2018-09-15 11:44:34

爱情是浪漫的,爱情是美好的,爱情能创造奇迹!不过,在世俗人的眼里,只有年轻人才有爱情,老年人谈爱是奢侈的,黄昏恋会遭人非议,所以不少单身老人的爱受到压抑,但也有大胆的老人,敢于冲破世俗观念,为爱而痴狂。北方化工学院的杜博教授,就是这样的老人,他为爱而痴狂,演绎出黄昏恋的活剧来。

当“古稀之年的杜博与知天命之年的学生于英黄昏恋”的新闻一经传出,不少人的心灵受到强烈的震撼,街头巷尾评头论足、议论纷纷。

不要说“黄昏恋”,就是老年人经人说合再婚,也要遭子女反对和社会舆论的责难,认为老人再婚是“老不正经”,更有甚者说是什么“道德上有问题”。

平心而论,杜博再婚有何不妥?他虽然是知名教授,但他是人,不是神,他具有人的一切感情,他的这种惊世骇俗的黄昏之恋,散发出人性的光辉,他那种敢于超越世俗偏见的勇气令人敬佩,这件事告诉人们,“黄昏恋”绝非是“道德上有问题”,恰恰是老年人与青年人在人格上一致的一种表现:爱可以超越年龄,教授也有常人的爱。

杜博教授之所以敢于这样做,是和他对情感的独到理解分不开的。

有一次杜博教授在和他的学生于英探讨情感问题,他对于英说:“关于情感,细分起来总共有亲情、友情和爱情。”

于英问:“这三者有什么不同呢?”

杜博说:“爱情在左,友情在右,走在生命的两旁,随时撒种,随时开花,将这一径长,点缀得香花弥漫,使穿枝拂叶的行人,踏着荆棘,不觉得痛苦,有泪可落,却不是悲凉。”

于英拍手笑道:“老师解释得太精辟,太微妙了,仔细想想,爱情和亲情果然如此。”

杜博说:“我哪有这种本事,这是文学大师冰心说的。”

杜博接着说:“爱情、友情,再加上一份亲情,便一定可以使你的生命之树翠绿茂盛,无论是阳光下,还是风雨里,都可以闪耀出耀眼的光辉。”

于英说:“亲情是一种深度,友情是一种广度,而爱情则是一种纯度。亲情是一种没有条件、不求回报的阳光沐浴;友情是一种浩荡宏大、可以随时安然栖息的理想堤岸;而爱情则是一种神秘无边、歌而忘情、泪而潇洒的心灵照耀。”

杜博笑着说:“我老了,还是年轻人理解的深刻。不过,纵观我的一生,我深深体会到,人生一世,亲情、友情、爱情三者不可缺,缺其一者,已为遗憾;缺其二,实为可怜;三者皆缺,活而无味。体验了亲情的深度,领略了友情的广度,拥有了爱情的纯度,这样的人生,才称得上是名副其实的幸福人生。”

后来,杜博教授在谈到这段黄昏恋时,他深有感触地说:“青春并不只和年纪有关,也和精神有关,我虽然岁数上已经年老,但精神上还是保持年轻的,我有一颗爱的心。”

说起杜博教授的黄昏恋,真是“天真烂漫而又可爱”,可谓情深深,意绵绵,爱得死去活来……他不愧为爱的高手,爱情的楷模。他的爱情故事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美谈。

当古稀之年的杜博教授失去发妻之后,恰似“梧桐半死清霜后,头白鸳鸯失伴飞”。人生至此,去日不多,不少人浑浑噩噩了此一生。可是杜博教授不这样想,他认为自己虽老也,但也要活出精彩。出乎世人的意料,一个行将朽木的老人竟然陷入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倾城之恋,而他爱恋的对象竟然是他的学生于英!

刚刚步入知天命之年的于英,对久负盛名的杜博的认识还停留在表面上,她只知道他的学识渊博,但对他的生活了解却不多。她万万想不到自己竟然有一天会成为老师的挚爱!

俗话不俗,“有缘千里来相会”。有一天杜博教授去哈市讲课,是于英去机场迎接他的。当杜博教授走下飞机的悬梯时,他看见风度翩翩、神韵犹存的自己的学生于英,像久别重逢的朋友,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爱的火焰在胸中熊熊燃烧,他竟然旁若无人,快步走到于英的面前,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热吻起来……

从此以后,杜博教授开始主动向于英“出击”,他想,最简便的方法就是写情书。那时,他一周写一封,有时两封,情书源源不断!他对于英的称呼,开始是“于英”,后来称“英”,“英英”,还肉麻地称为“挚爱”,“亲亲”,热烈真挚,情深动人,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杜博教授对此如是说:没有哪个热恋中的情人不是疯狂的……

于英出生于教育之家,父母都是教师,受到良好的教育,18岁那年,她就读于北方化工学院,是杜博教授的得意门生。她要寻觅的夫君不是常人的“生活伴侣”,而是高雅的“精神情侣”。而杜博教授恰恰是她最理想的情人:杜博是理工科教授,却有文人的高雅趣味和绅士风度;杜博会生活,爱交友,人才出众,一代风流——非名士风流,而是才子风流。

杜博温厚亲切,严肃认真,而又随和风趣。他的谈吐,风趣中不失仁蔼,诙谐中自有分寸。他前额宽坦,天庭饱满,面孔雍容,肤色白皙无暇,是标准的美男子。除了他的岁数偏大之外,他是个才华横溢、德高望重而又有爱的激情,像这样的男人实在难以寻觅,他与于英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情侣。

曾经历过婚姻失败,尝试过爱之痛苦的于英,辗转反侧、思绪再三之后,她终于想明白了:在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个人都适合与自己白头偕老的,而眼前出现的杜博老师,不正是值得自己深爱的吗?于是她给杜博老师回信说:“老师,我不需要什么,我只要你在我的爱情中愉快而满足地生存许多许多年,我要你亲眼看到我的脸上慢慢地添上一条条皱纹,我的牙齿一颗颗慢慢地在摇,你依然如初见我时一样用好奇的目光虎视眈眈地看着我,那才是爱的真谛,你说对吗?”

这对情投意合的老男少妇相爱了,却无端地遭到世上俗人的非议,在多事之秋的京城闹得沸沸扬扬,满城风雨,群情激愤,大骂于英嫁给杜博教授,有失师道尊严,是对老师的亵渎;杜博的学生,杜博的友人,竟咏诗予以讽刺:“五十新娘七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还有不少人大声疾呼:杜博悬崖勒马!于英是“破烂货”……

经过大风大浪的杜博,早已领略了谩骂和攻击的滋味,他对于别人的喧嚣毫不在乎。他对情爱的境界是一般凡夫俗子难以理解的。面对铺天盖地的叫嚷,他只是淡淡的一笑:我只是一个凡夫俗子,除了感情我一无所有;我不想成佛,也不想成圣贤,我只想永久的和我喜欢的人生活在一起。

经过这场风雨的考验,两个相恋的情人鼓足勇气,坚定信心,下决心一定要把爱情进行到底!

不久,杜博教授与学生于英喜结良缘。新婚之夜,杜博对于英说:“我像一枝奄奄一息无生气的树干,插在一棵健壮的树身上,顿时生气蓬勃的滋生树叶,说不定还要开花结果呢。英英,你给了我新的生命。你知道吗?你知道吗?……我过去偏爱的色彩是忧郁的,你为我拨开了云雾见青天,你使我的眼睛睁开了,看见了人世间的绚烂色彩。”

这时,杜博教授想起他的初恋情人吴景华说过的话:“你有过爱情,但又远去;你善良,得到了爱;最终你还会享受爱情的甜蜜。”

杜博想,我是幸运的,迟到的爱情亦甜蜜。

美丽可爱的于英,不仅多才多艺,还有一手好厨艺。婚后,在她的调料下,杜博教授心宽体胖,焕发了青春,古稀之年,他拿起笔,开始写作,“夕阳无限好,重温文学梦。”于英还教会他跳舞,两个人白天或在夜深人静之时,经常相拥,翩翩起舞。杜博教授是幸福的,于英亦是快乐的,她养花,烹饪,弹琴,唱歌,乐此不疲……

这正是:为爱痴狂付真情,倾城之恋动人心。

眼镜螺钉
锡及相关材料图片
市北区写字楼新楼盘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