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生活

低迷的以太坊慢挤泡沫走向成熟

2018-09-15 10:32:55

本报记者翟少辉深圳报道

依照Coinmarketcap数据,截至9月7日,与2018年年初相比,比特币(BTC)价格跌去约53%,以太坊(ETH)则下跌超过70%。与去年12月的历史高点相比,比特币跌幅高达约66.5%;而与今年1月的历史高点相比,以太坊价格缩水83%。

2017年12月,比特币价格一度迫近2万美元然后暴跌之际,以太坊价格刚刚突破800美元,然后逐渐爬升,于今年1月站上历史点,一度迫近1400美元。到2月1日,以太坊迎来兑比特币的价格高点,总市值直攀1116亿美元,大有挑战稳坐“头号交椅”的比特币的架势——彼时比特币价格动荡,总市值已缩水至1715亿美元。

推进以太坊价格节节攀升的,是一年前ICO的火爆。彼时,无论是中文还是英文互联网社区,介绍如何通过以太坊进行ICO的各类教程帖层出不穷。而现在,世易时移,以太坊价格距近一年以来的点——223.33美元——仅有一步之遥。

一批币圈大V也开始加入唱空以太坊的队伍。9月3日,知名区块链评论员JeremyRubin通过科技媒体TechCrunch发布文章称,以太坊价值可能会“归零”,并暗示矿工一起抵制以太坊用ETH做网络交易费,投资者应该抛售以太坊。

被币圈奉为“V神”的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Buterin则针锋相对,发文予以回击,称作者不仅对以太坊技术了解甚少,且缺乏基本经济理论。“我个人从任何角度,都对这篇文章表示不同意。”他写道。

优势渐失面对困境

以太坊前期价格的上涨,除受当时数字货币市场整体的影响,还有部分原因是众多初创公司通过以太坊区块链构建项目,并通过ICO方式出售数字货币,换取以太坊。在大量购买以太坊参与ICO发行的投资者推动下,价格水涨船高。

有观点认为,虽然比特币一向被认为是数字货币市场标杆,由于以太坊与众多ICO项目紧密关联,其颓势更易引发担忧。如今,看不到头的熊市已迫使许多通过ICO募集以太坊的项目方抛售套现,好负担运营开支,而这又让已经普遍看跌的市场悲观情绪进一步加剧。

“这些初创公司筹集了大量资金,却没有财资管理体系,或缺乏足够的现金管理经验,他们过早抛售(以太坊),为市场带来许多压力。”加密货币对冲基金BloomWaterCapital的创始合伙人BiswaDas表示。

另一方面,以太坊网络平台也已不堪重负,而应用本是以太坊这类公链的立身之本。由于接受度较高,比特币已成为数字货币世界具有共识性的“一般等价物”,被喻为“数字黄金”,这种“价值”目前看来。相形之下,包括以太坊在内的诸多公链代币的价值则更多地依赖于应用。

雪上加霜的是,竞争对手(尽管日子也不好过)的崛起也分薄着一批应用开发者对以太坊的信心。据Blocktivity统计,被列入统计的数字货币项目中,EOS的7日内运算处理量占全部数字货币运算量的将近50%,主网运算频率方面EOS占据优势,而以太坊正逐渐失去优势,面对困境。

不少区块链开发者认为,长期以来以太坊持有巨大优势,通过以太坊之外的公链发行项目“难以想像”,以太坊已经习惯这种地位,对新竞争格局的到来似乎并未做好准备。

苏格兰皇家银行(RBS)创新顾问王盛泽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大型机构、公司对以太坊的“放弃”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以太坊的衰落。以RBS为例,其区块链项目早是基于以太坊公链搭建,随后先后尝试了Ripple、超级账本,终选择了R3Corda网络,并基于Corda开发了新的上层应用Cordite。

“哪怕是在去年,还有很多人认为以太坊应该会比比特币更加稳定,因为至少它的应用价值很多,当时很多新币发行都是依靠以太坊。”王盛泽表示,“现在不仅ICO少了,很多大型机构和公司也不再使用以太坊。我们银行个区块链应用其实也是基于以太坊网络。但之后,以太坊可拓展性差等弱点逐渐暴露,大玩家开始撤离以太坊。”

不过BiswaDas表示,目前以太坊依然是受初创公司青睐的平台,该类区块链应用项目90%仍通过以太坊搭建,持续的搭建与维护需求或会让以太坊价格在未来出现回弹。

“ICO世界的一个影子”

2017年年底,数字货币“牛市”戛然而止,随即进入持续至今的“熊市”。此后数字货币市场是否已经“泡沫破裂”的讨论就时常出现,不过这一次,以太坊的“陨落”成为其中新的关键要素。

ICO世界正在发生变化。ICO统计网站ICORating于8月发布的2018第二季度报告显示,尽管第二季度全球有827个ICO项目,筹资总额达到了83.6亿美元,较季度的33.31亿美元增长151%,但其中仅EOS一个项目筹资额就占到了41.98亿美元。超过50%的ICO项目筹资未能超过10万美元,终能够进入交易所的ICO项目也仅有7%,55%的项目更是未能完成众筹。与5月相比,6月ICO项目的成功率更是出现了剧烈下跌。此外,该季度ICO代币的回报中位数仅为-55.38%。

币圈媒体区块律动8月指出,2018年上半年,在国内主流交易所上币的ICO项目破发率超过95%,部分项目的代币价格跌幅甚至超过99%,近百个区块链项目沦为“空气币”。

尽管募集到了大量资金,但绝大部分ICO项目距离兑现其美好承诺都还有极大距离,其中多数还存在安全问题或是诈骗风险。“投资者对数字货币和ICO越来越感到失望,而大部分ICO项目都是基于以太坊区块链基础启动的。”BlockchainCapital合伙人SpencerBogart表示。

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表示,她也曾对ICO的本质有过疑惑,并且从2014年开始办理涉比特币案件之后,对区块链技术的相关知识进行了大量普及。但当放下对“价值重塑”的执念,去观察“首次发行代币”的结果,结果却显而易见。

“好的项目需要融资,需要上交易所,获得更多人的支持;欺诈项目的项目方更是要上交易所,通过币价起伏收割韭菜。”她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有交易便有需求关系,便有币价起伏。”

“所以,‘上交易所,币价起伏’成为ICO项目发行方几乎躲不开的一件事。这与ICO本身的运作机理有关,币价大跌大涨则与ICO项目监管规则尚不健全有关。”她表示。

AutonomousResearchLLP合伙人LexSokolin在一份报告中写道,假定ICO项目发行方对价值50亿美元的以太坊进行套现,就可持续对以太坊价格造成压力,而由于市场情绪恶化和流动性低,其负面影响或被进一步放大。加密货币市场研究网站Santiment基于一部分以太坊项目进行的统计显示,仅7月中旬至8月中旬一个月内,这些初创公司套现的以太坊数量就预计达到11万枚。

在区块链研究人士于佳宁看来,以太坊近期价格的下跌显然是受基础市场调整的影响,但确实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ICO模式的衰落。

“以太坊的下跌其实是ICO世界的一个影子。”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目前来说,以太坊主要需求就是发币,它的价值高度依赖于这些发币方所谓的智能合约项目。(以太坊价格暴跌)确实反映了市场的一个调整过程。”

“的确,微观的泡沫是在逐渐往外挤的。有一些空气币或者问题币也在逐渐衰落甚至归零,这本来就是市场出清的过程,也可以理解为挤泡沫。”于佳宁表示,“以太坊的下跌反映了整个系统大生态的变化。”

王盛泽也对记者表示,以太坊的下跌过程也是行业逐步成熟的一种表现。“每一个平台,即便是像以太坊,也有其弱点和缺陷,有做不到的事情。意识到这点本身就代表着行业慢慢开始成熟。”他说,“但代价就是,币市的泡沫可能会破裂。”

(编辑:董黎明)

生物醇油乳化剂
扎染图片
韵都城一期户型图-上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