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毕业生就业实习经历

2019-06-25 21:18:28 来源: 张掖信息港

“……鸣人?”当花春犹疑着来到树林边缘,看见那个极为熟悉的背影的时候,她的身影也同样暴露在了众人视线中——跟随着鸣人来到此地的卡卡西与一众精英忍者一见到她,伴随着她轻而迟疑的呼唤,顿时如临大敌般的警戒了起来。“宇智波春……”银色头发的上忍神色凝重的绷紧了身体,他经验充足的一手按住了苦无,做好了充分的战斗准备。只是让他们心生疑惑而更加困惑警惕的是,早已叛出木叶的“宇智波春”,此次突然现身,却好像毫意,甚至毫无紧张感,那并非故作漠视的挑衅和戏谑,而是好像……她真的不认识他们一样。——只认出了鸣人的花春的确不认识他们,她一来到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关注点就不由自主的全部放在了鸣人身上,甚至都还没来得及把注意力分过去。不过他们这样带有强烈敌意的反应,花春不可能不注意到,她有些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好像被吓了一跳。这时,她才注意到鸣人身后那个银色短发的男人——银发的男人并不稀奇,但他同时还带着标志性的面罩——旗木卡卡西!花春眨了眨眼睛,立刻朝他露出了一个友好的笑容,但奇怪的是她的善意却让对方露出了极为古怪的神色,这群人对着她这样不对劲的态度终于让花春察觉到了什么,她又看了看站在一旁也是一脸惊疑不定的鸣人,后知后觉的猜到秩肯定是用着她的外貌做了些什么——可是她却不知道他究竟做了什么!因此花春此刻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只好又望向了站在原地,呆呆的望着她的鸣人。“等一等卡卡西老师!”似乎终于从她脸上那有些无措的神色上确定了什么,鸣人立刻叫了起来,他瞪大了蓝色的眼眸,上前一步挡在了卡卡西的身前——同时也挡住了卡卡西警惕着花春的视线,还妨碍住了所有他能够出手的轨道,卡卡西立刻皱起了眉头,不“鸣人……!?”“她不是……”但鸣人并没有听他的话,他只定定的看着对面舒了一口气,缓解了紧张后的花春,在他认出了她后,她对他柔和了眉眼,露出了他曾经那么熟悉的温柔笑容——就像是梦一样的笑容——她不是宇智波春,“她是阿春……”但卡卡西和其余的精英忍者却显然并不明白这其中究竟有什么不同——在他们的记忆中,鸣人曾经追在宇智波春后头的时候,也是这样亲昵的叫她阿春的——但鸣人坚持挡在他们身前,而对方一时半会,似乎也没有任何攻击的打算,卡卡西在心中叹息了一声,便也只能朝着后头的其他人微微摇了摇头——刚才的一个忍者已经不见了,显然是趁着所有人不注意的时候离开通报村子里去了。既然消息送出了,卡卡西也不着急了,等到村子里的人一到,就算是宇智波春也只有乖乖被抓的分——不过此刻叛出木叶的宇智波春就算被抓回来,一想到处理问题,卡卡西就忍不住感到一阵头大。一般的叛忍无非就是处死,可是宇智波家的两位遗孤却不能这么做,抓了也尴尬,不抓又麻烦,还有鸣人——这家伙简直就是栽在宇智波这个姓上了。但鸣人却不知道身后的师父大人心中究竟有多么纠结,他只看着对面的花春,总害怕自己是不是从一个梦中,掉进了另一个梦里。他突然表情惶急的转过头来看着卡卡西,紧张的瞪大了那双湛蓝色的眼眸,“卡卡西老师!我是不是还在做梦?”旗木卡卡西:“……”卡卡西用他的死鱼眼无言的回答了这个蠢到爆的问题,但鸣人却一点也不生气炸毛,他又转过头去又惊又喜,却又难以相信般的望着对面的花春,觉得好像美梦成真那般不可思议。他刚刚见到了十年前的她,然后以为自己又一次的失去了她——却发现,她居然就在这里。“阿春?”他轻轻的,试探着朝她迈出一步,好像生怕自己哪里做得不对,站在对面的少女就会顿时化作一缕青烟消散不见一般。花春又心疼又开心的望着他,“是我。”她觉得自己的眼睛有点酸酸的,却努力的笑着看着他,“鸣人你……长大啦。”她话音刚落,那道黄色的身影就猛地扑了过来,十六岁的少年好像突然又变回了当初那个五岁的小孩子,死死地抱着她不放,他将脸埋在她的颈窝中,拼命的收紧着手臂,“阿春,阿春,阿春,阿春,阿春……”他不停的叫着她的名字,抱着她就像是抱着某种失而复得的宝物,“你……你真的跟我过来了?”他说着傻气的话,又不住的语无伦次的问道,“你怎么来了?你……到底到哪里去了?”花春抱着他的腰,歉疚的埋在他的胸前,“对不起……”她微微侧过脸去看他,正好对上鸣人靠在她的肩膀上,转过头来的视线,那双总是明亮无比的,宛若天空般的蓝色眼眸,此刻湿润的如同雨后初晴的大海,简直让人心软的不行。花春还想说话,却突然听见鸣人身后传来了此起彼伏的咳嗽声,她顿时想起来他身后还有许多木叶忍者,而且——虽然她一时没把鸣人的形象转换过来,但他此刻却实实在在,已经是一个长大了的十六岁的少年了。咦,等等……花春突然想到,她现在难道还是十四岁左右的样子?那她不就瞬间!变得比鸣人小了吗!?!?一想起当初还使劲往她怀里扑的小孩子,现在居然比她都还要大了这件事情,花春的心情,顿时复杂的难以言表。“我说,你们要抱到什么时候啊?”而就在木叶的忍者们简直快要力咳而死的时候,终于有一个声音光明正大的戏谑传来,打断了那紧抱着不放的两人,花春一开始还没有觉得这声音有哪里不对,但鸣人已经下意识的将她护在了身后,这样成熟的行为顿时让她忍不住的又是一阵恍惚,花春无比直观的体会到——当初那个淘气顽劣的孩子,真的已经长成了值得依靠的男人了呢。而顺着鸣人警惕的视线望去,花春惊讶的看见从她刚刚走出来的树林里,又走出了一个身影。那个身影身体纤细修长,披着黑底红云的长袍,更衬得“她”皮肤白皙,“她”黑色长发披在身后,五官清秀,眉眼之间却有一种勾魂夺魄般的风流韵味。——那是一个,几乎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花春立刻反应了过来,是秩。只不过她们两个各自分开来看或许毫无差异,毕竟是系统出品的外貌一模一样——但两个人同时出现的话,即便是并不熟悉花春的卡卡西和其余一众忍者,也在瞬间看出了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我还在说你跑到哪里去了呢。”秩目中无人的无视了那一票木叶忍者,只望向了鸣人身后的花春,勾起了一个颇为妖媚的笑容——花春从没想过自己的脸上居然能露出那么妩媚的表情,她的感觉非常……微妙,“怎么样,见到你想见的人了,心情好吗?嗯?阿春?”花春被他这种说话的语气雷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她张了张嘴,却突然不知道说什么才能接的上,便又只好讪讪的闭上了。“好啦,过来吧,”看她这样谨慎的模样,秩顿时缓和了语气,用哄孩子一般的口吻柔和了眉眼,“你就是另一个我自己啊,我们怎么能分开呢?”花春还没有做出反应,鸣人就已经伸手将花春拦在了身后,充分的表明出了自己的态度,他的表情是花春从未见过的冷漠——那是战斗中,面对着敌人才有的戒备和敌视,“你要把阿春带去哪?”“嗯~?”秩扬了扬眉毛,终于望向了鸣人,他眨了眨眼睛,露出了一个温柔的微笑,“鸣人?你要跟我战斗吗?怎么,当初跟在我身后,说会一直保护我的人是谁呢?”“那是我对阿春说的话!”秩傲娇的扬起了下巴,“——真过分呢。擅自把我当成代替品,又擅自把我一脚踢开,真过分呢——”他眯着眼睛笑着看向了花春,“你看,当初的小男孩也变成这样薄情伤人的男人啦,说不定以后他也会这样对你哦?现在保护着你,以后没准就会对你刀剑相向呢?”花春真心祈祷这不是秩在对她恶意剧透他的剧本结局——她已经被那个奈落触手选择结局给伤的太深了!!但鸣人的回答却出乎她的意料,她原以为年轻气盛的少年会炸毛跳脚,怒气冲冲的反驳,但鸣人的语气却极为平静,也因此而显得分外坚定,“我不会。”“是吗。”秩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然后歪了歪头,“不过,你还是把她放过来——除非你再也不想见到她了。”“你以为,她是为什么能从另一个世界过来的?”秩指了指自己的眼睛,随着他黑色的眼眸瞬间转出勾玉,一众忍者霎时皆是一惊,“因为我啊。”在发现挡在身前的鸣人身子一软就要往下倒去的时候,花春惊恐的拉住了他,却被他的重量带着一起坐到了地上,她下意识惊慌的喊出了秩的名字,“秩!”但得到的却是对方满不在乎的回应,“你担心什么?漩涡鸣人是这个世界的关节点,杀死他一定会引来时间缝隙管理处的注意的,我看起来有那么蠢吗?”花春抱着鸣人失去了意识的身体,抿紧了嘴唇没说话。“放开他吧。因为知道你一直担心着他,所以我才特地让你降落在这里的呢,”秩走到她的面前,居高临下的露出了一个倨傲的微笑,“不过,你可不能一直呆在他的身边,走吧,我还要你去做些事情呢。”“……那我爱罗呢?”花春却没有理会他的话,只突然反问起来。“……我也很担心我爱罗啊!”秩却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望着她,“可是漩涡鸣人很挂念你,我爱罗却并不呢——你不是也见过他吗?我记得——不是有一次十年后火箭筒,让你见过一次十六岁的风影大人吗?他的反应,你还记得吗?”花春愣了一下。她怔了好半晌,才突然反应过来——她想起来了那个时候……那好像是我爱罗刚刚被千代婆婆所救活的时候,那时候他对于她的态度,就像是在看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对宇智波春的态度,也只是单纯的针对她是叛忍的身份……他忘了她了?已经不记得了?在意识到这一点后,花春愣愣的垂下了视线,低着头过了好久都没说话,秩站在她边上站了一会,突然说,“你哭也没有用。”花春这才不得不抬起头来开口解释道,“我才没有哭!”她可不想被秩认为她在哭,便抬头望了他一眼,像是在向秩证明自己脸上的确没有眼泪,然后又将目光放在了鸣人的身上,“我就是觉得……”花春顿了顿,有些难受的说道,“……要是我爱罗觉得全部忘记比较好的话,那就好了。”“要是忘记了之后,他能过的稍微好一点,那就好了……”“可是,我一想到就算忘记了我,他也还是会记得夜叉丸的事情,我就觉得……我本来是想要努力想让他们过的快乐一点的,但……反而好像让他们更难过了,而且我爱罗虽然忘记了我,但他的命运,还是从未改变过什么……我好像,什么都没做好……”花春原本以为秩或许会很冷漠的“哦”一声,然后嘲笑她的软弱,但奇怪的是,他却好像正在努力想要理解她的心情,但终那种情绪对于他来说,好像仍然是一种极为陌生的东西,没能体会到那种难过似乎让他有些生气,秩的眉宇之间顿时闪过一丝极为可怕的戾气,他迁怒的瞪了花春一眼,不知为什么就突然发起了脾气,恶意的说道:“那你现在还得再丢下漩涡鸣人一次了。”但很快,他就重新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情,又恢复到了原本那种漫不经心,游戏人间的态度,“不过反正他也是要把宇智波佐助追回来的,有了你,大概动力更足了吧?”“宇智波佐助?”花春愣了一下,“我跟宇智波佐助……有什么关系?”“现在还没有,等会儿就有了。”秩笑眯眯的弯下了腰来,回答了跟没回答一眼的说道:“——走吧,我得快点把你带去大蛇丸那,木叶的增援马上就要过来了,我可没有什么耐心留下来陪他们玩耍。”作者有话要说:我来啦~~作业虽然还是很多,不过稍微挤出了一点时间来~科目三好难过啊啊啊啊啊

安徽治癫痫医院哪好
曲靖治疗癫痫哪家好
岳阳治癫痫的专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