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初建国库仅有十元孙中山归国称只带回精

2019-09-20 22:34:03 来源: 张掖信息港

民国初建国库仅有十元 孙中山归国称只带回精神

初春季节,乍暖还寒。白下路23号,一栋临街的三层老建筑前面,行人匆匆而过。没有人在意这栋面目古旧的老建筑。 时光倒流100年,1912年2月14日,同样的地点却是热闹非凡。这一天,经临时大总统孙中山批准,南京中国银行在南京珠宝廊开市。当时的珠宝廊,就是今天白下路西端的这一段马路。珠光宝气的名称,似乎注定珠宝廊与银行结缘。不过,孙中山之所以相中这里作为民国政府的中央银行所在地,并不是因为这条马路的名称。 筹措资金困难,孙中山无奈称: 所带者精神而已 武昌起义后两天,即1911年10月12日上午11时,身在美国的孙中山就从报纸上看到武昌已被革命党占领的消息,他首先想到的就是革命经费问题,因此没有立即回国。他在美国各地发表演讲,寻求支持以及美国政府在革命党人和清政府间的中立。 10月14日,《纽约时报》披露了一封孙中山先生给金融家的信,信中说:我们希望你们积极寻求愿为我们提供资金的金融家。如果他们愿意提供上述贷款的话,请尽快通知我们,他们愿意以什么条件和什么方式成交。一旦从贵处确知细节,我即按照这些金融家的意愿展开工作。 之后,孙中山先后赴英国和法国寻求贷款支持。11月24日,他在无所收获的情况下由法国马赛动身回国。 12月16日,孙中山先生在新加坡对来访的支持者华侨邓泽如等人谈道: 因迟迟而归国者,要在欧洲破坏满清之借外债,又谋新政府之借入。此次直返上海,解释借洋债之有万利而无一害,中国今日非借五万万不能建设裕如。 12月25日,孙中山先生一行抵上海。南方支持革命的政治力量都对孙中山先生的归国抱有资金上的期待。《大陆报》12月25日采访孙中山先生时对话如下: 主笔:君带有巨款来沪供革命军乎 孙(大笑):何故问此 主笔:世人皆谓革命军之成败,须观军饷之充足与否,故问此。 孙:革命不在金钱,而全在热心。吾此次回国,未带金钱,所带者精神而已。 尽管孙中山先生的经典回答一时引为佳话。但从另一方面看,这也是他四处奔波筹款遇阻后的无奈之语。 兵败洗劫南京城,张勋搜空城内雪花银 当孙中山等人为革命经费捉襟见肘时,旧王朝的各种势力却在拼命地往各自怀中揽钱。如,据《江苏省志》记载: 辛亥革命前夕,大清银行江宁分行被清政府张勋的军队控制着,张勋与当时革命军交战的军火,有一部分就是由江宁分行总办唐宗愈支持款项购买的。在革命军接管江宁分行后,唐宗愈又趁乱将60多万两白银存款带走。 辛亥革命爆发后,革命党人从1911年11月8日起就开始组织力量进攻南京,12月2日南京光复,历时近一个月。在此期间,守城的清军几乎将城内财物搜空。 据11月18日的《民立报》刊载,张勋部队败退时: 官军昨将兵士皮统几千件及裕宁、大清、交通、造币厂所存之银洋,统用马车拖出凤仪门,每车两箱,每箱三千两,计四十二车,城内之银罗掘已空,俨如大盗。 据大清银行分清理处清理员徐宽严呈称,宁、镇、扬三处因 光复遗失 和 南京独立损失 尤多。 据《南京大清银行抵进各产表》记载,宁行的房屋财产因 光复被抢 , 革命被焚 及惨遭 匪劫 ,经清理处清点,财屋仅合库平银六十七两四钱五分三厘。上交总清理处时 宁行只有现银三十两九钱七分六厘,为数无多 。 革命 需饷奇急 ,财政部金库 仅存十洋 1911年12月2日,江浙联军攻克南京,南方独立各省代表会议决定以南京为中央临时政府所在地。12月29日,孙中山当选为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1912年元旦,南京临时政府成立。 对于刚刚建立的南京临时政府来说,南北尚未统一,百业待兴,棘手的就是财政问题。当时的情况是,各省对中央政府 无一钱供给 (孙中山语)。临时政府财政部对此的解释是: 本部收入的款,向以全国赋税为大宗。自光复以来,各州县经征款项,应划归中央政府者,虽早经本部通电催解,而各省迄未照解前来,以致收入亦无从概算 。没有足够的财政支持,政令往往难以完全施行。南京临时政府虽号称中央,但对各省并无足够支配能力,这种情况已经使当时的舆论深虑 拥号称尊,各不相统,即无外忧而已自兆分崩离析之祸矣 。 当时南方各省纷纷派代表前来要求饷械,然而,他们大都失望而回。那么中央财政究竟匮乏到什么程度呢有关资料记载,一次,安徽都督孙毓筠派专使到南京,说 需饷奇急 ,向政府求援。孙中山为救安徽之急,也为显示新政府的实力,借以安抚人心,当即批了20万元,交总统府秘书长胡汉民去办。然而,对于持总统手批的胡汉民来说,这无疑是一宗棘手的任务。据他后来回忆,当前去财政部拨款时,发现 金库仅存十洋 。 临时政府的执政者们强烈地意识到:必须活动金融、支持财政,筹建临时政府自己的中央银行,时不我待。

微小店官网
如何使用微信小程序
怎样经营微店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