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上海租客的蚁族生活奋斗从一间合租屋开始

2018-06-07 14:36:23

小小,安徽人,今年25岁,刚从华东师范大学硕士毕业,现在就职于一家民营出版公司,从离开学校踏上社会两个多月时间,已经租过两处合租房了。

小小上班在虹口区,租的房子在浦东新区,每天下班的交通路线是坐轨交2号线到世纪大道,然后换乘6号线到东靖路站下,13站地铁外加两段步行,单程要花近一个半小时时间。但小小不觉得什么不好:“有地铁,很方便,远一点无所谓,我一般在地铁上都会看看里的电子书。 ”

高峰时段的6号线比2号线更拥挤,和小小等了一辆车才上了6号线,一路边走边聊。小小说,如果下班没有和同事一起在单位附近吃晚饭,就会选择在租住小区旁的小餐馆解决,之前住在唐镇的时候,她偶尔会自己做饭,搬到这里后,房子太小,也没有公用的厨房,就再没做过饭。

根据小小的描述,她之前租住的唐镇那里的房子条件比较好,是一套10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隔出三个小套间,每位租客都有独用的卧室、卫生间和厨房间,小区也比较新,环境不错。这是小小当时相中那间合租房的原因,“当时我就想着毕业了,挣钱了,要让自己住得稍微好些。不过很快,我感到了租金压力,每月1200元,三个月一付,一下子要拿出3600元。我现在还在试用期,每个月到手不到3000元。 ”小小坦承,租金是她很快从第一间合租房搬出来的原因,现在的房子条件是差很多,但每月租金只有450元,这个价格能让她更快存钱,“国庆回家准备给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还有姐姐弟弟都带点礼物,工作了,不能空手回去啊。 ”

7月份的时候,小小为办户口的事情回过一趟老家,当时父母十分担心她一个人在上海的生活,问长问短。问:“他们知道你现在租房的情况吗?”小小赶忙答:“绝对不能让他们看到我现在住的地方,我连现在的月收入都给他们多报了些呢。 ”

说起唐镇房子转租的经历,小小颇多感触。和房东签了一年合约,小小需要把房子转租出去,在上和中介处挂牌以后,来看房的人特别多,很快,房子就转租出去了,“合租房的需求还是很旺的”。

晚上6点45分左右,从东靖路站下了地铁,从地铁站到小小租住的小区要步行约15分钟。一路上,餐馆和小商店不少,但小小还是觉得周边配套不完善,比如说大超市就很远,购物不太方便,因此,她大多数的东西都在上买。观察周围的环境,感觉有点冷僻,远不如中心城区看起来“安全”。小小说:“现在租房子,房租和交通是首要考虑的因素,其他问题,没想那么多。 ”

为了多点收入,小小双休日有一天要到补习班做兼职,为学生上课,收入还不错,大概一天能挣到三四百元,“刚好够我一个礼拜的日常开销”。小小现在已经把方方面面的生活开销压到了最低,“工资如果能涨个500元,我会考虑换个地方住,不过,这里再怎么不好,我也是铁定要熬到今年年底的”。

其间路过几家房屋中介,问,“这里的房价你了解吗?”小小直截了当:“不清楚,没想过买房,光是首付就离我挺遥远的。 ”“我有钱首先肯定是投资自己,要多看点东西,多学点东西。 ”

多住几个人,反而更安全

走进小小租住的小区,没有门禁,也没有保安询问,小小说,这里的物业管理很差,任何人都可以随意出入。而走到小小所住的那栋楼时,更感觉到了小区管理的“缺位”。楼底下堆着一大堆垃圾,小小说,那是她们隔壁房子“改造”的建筑垃圾,隔壁的二房东正在忙着把房子隔成好几间。电梯间同样脏乱,四周涂着五花八门的广告,尤以合租为多,小小指着其中一个说:“这就是我那个房子二房东的。 ”

和小小一路回家,她已经说了好几次,现在住的房子很小很小,转个身,拿个东西都会碰到东西。就在打开房门的前一刻,她又跟我强调一遍:“里面很小,你要有心理准备哦。 ”

说7平方米的单间,看上去并没有那么大。屋子里一张单人床紧靠着墙,床尾刚好塞进一个书架,另两面墙边也放置着书桌、衣柜和鞋架,唯一没有东西挨着的就是那扇门了。如果这样的描述还不足以表现这种局促,那就这么说吧,屋子里能看到地板的空间不足1平方米。床头上方有一扇小窗户,令这间屋子不至于太压抑,窗口晾着一排衣物。小小说:“洗衣服是我每天的运动,洗好后爬到床上伸出窗口晾衣服尤其锻炼人呐。”床上还有一个能折叠的小电脑桌,桌上放着小小口中整件屋子里最贵重的物品——一台笔记本电脑。

不过,屋子虽小,但小小收拾得井井有条,令屋里充盈着生活气息。床上那只可爱的玩偶小熊,想必是陪伴她奋斗路上小小慰藉。柜子上还放着一小盆植物,小小告诉我:“这是绿萝,它生命力很强,陪我一起熬过了40度的高温天。 ”

观察了下,屋里除了电水壶和电扇,几乎没有别的电器。是的!没有空调,而且另一间屋子的空调外机就在她这间的窗户底下,又吵又热。小小说:“我算是不太怕热的人了,但今年这个夏天没有空调真是把我热坏了。 ”了解到,这套房子里三个房间的合租者要平摊电费,“没有空调的房间要和装空调的房间平摊电费有点不太合理。”这么认为。 “是啊,不过合租没办法计较这些。”小小颇为无奈。不过,她也坚持一点,一定要和合租者处好关系。

小小告诉我们,由于这套房的租客要合用卫生间,因此摸清各人的作息时间很重要,尤其要错开早晚使用卫生间的时段,这样既方便自己,也方便别人。说到卫生间,小小也透露了合租最大的不便就来自于此,小小一有空就会打扫卫生间,但还是无法让它保持像独用的那样干净。

想知道,在合租的日子里,最心惊胆战的经历是什么。小小说,那是其中一间屋子的租客搬走了的那周,新房客还没住进来,一套房子里只有小小和对门的男租客。 “那几天,我基本上是一回到家就冲到厕所,洗漱完毕就回到自己屋锁好门,再也不敢出来。 ”她说:“好在新租客很快搬进来了,一套房子里多住几个人,反而觉得更安全。 ”

不过,新搬来的合租者也带来了新麻烦。那是一对夫妻和他们不到一岁的孩子,人很好,也热情,做了好吃的经常招呼小小过去吃,可孩子终究是孩子,免不了哭闹,也不分白天晚上,小小从床头柜里掏出眼罩和耳塞说,“我现在天天戴这个睡觉,刚买的。 ”除了这个,这对夫妻也没有明确的 “公与私”的概念,会不经允许拿别人的东西来用,“我的锅子、脸盆都给‘借’用过了,不太习惯,但人家也不是故意冒犯,不过没想到这层罢了。 ”

聊着聊着,突然响起敲门声,小小有些警惕,她说,平时有人敲外面的大门,她一般不理会。敲门的是二房东,他是来修理宽带的。 “宽带坏了一周多了,修了几次没修好。 ”不过小小觉得这里的二房东比唐镇那个房子的二房东和气些,“唐镇的二房东非常难说话,记得搬走时,我被‘敲’了一笔电费,原因就是搬进去时没有记录电表的数字。”小小笑着拿给我看,“她太难缠,你看我把她的号存成‘包租婆’

上海租客的蚁族生活奋斗从一间合租屋开始

。”也笑了起来。

犹豫许久,还是问出了口:“觉得苦不苦?”小小说:“没觉得,现在是奋斗阶段,对住的要求不高,只要给我一方属于自己的天地就够了。”她坦言,看看自己的同学们,当老师的或许好一些,有的学校有宿舍,其他大多也过着合租生活。 “可惜我志不在做老师,希望未来能进自己心仪的出版社,在发展空间大的地方……”( 陆绮雯)

增高药那个好
吃什么可以快速长高
怎么可以长高个子
真实有效的增高方法有哪些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