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战三界 百九十七章 被扔入湖中

2019-10-18 23:38:47 来源: 张掖信息港

霸战三界 百九十七章 被扔入湖中

“是谁?”徐盛从地上爬起,摇晃着头颅,面色不善,“究竟是谁,给我站出来!”

一双双眼睛注视着他,眸光中闪烁不解,还没从之前发生的事情中回过神来,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被湖泊弹飞,倒只有旬然从天空落下,站在一旁大笑。

“老徐啊老徐,我都让你停下了,你就是不听,这又是何必呢?”旬然大笑着抒发心中快意。

“是你!”徐盛怒视旬然,忽的摇头,“不,不是你,但你一定知道是谁,告诉我是谁做的!”声音中含着无尽的愤怒。

“呵呵,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旬然轻笑,声音微微泛冷。

就是因为徐盛这样的人多了,也才会有湖泊的干涸,哪怕如今湖水涨满,他依旧有着怨恨,不希望湖泊再度干涸。

有些话,他憋着很久了,必须要说。

“就是因为你,不节制地取水,才让湖泊渐渐干涸,现在你还好意思再来取水?”

“就是因为你,我们山水学院只有山而没有水,对外都不好意思成为山水学院,你如今竟是又来破坏?”

“就是因为你,害得多少老师和学员不能静心,不能够……”

“够了!”徐盛大吼一声。

“呵呵,够了吗?不够!一点都不够!”旬然抬起右手,食指指着徐盛,“为了你所谓的心体丹,你知道你就近做错了多少吗?”

“你说你浪费了多少湖水,这些湖水能够让多少人得到提升?”

“你说你炼制的心体丹究竟有何用处,究竟能够给学院带来什么好处?”

“你说你……”

“够了!”徐盛声音稍弱,似乎是妥协,“我今天不取水了还不行吗?”

“看来你还是死性不改!”旬然摇头,声音变厉,“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谁也不能够再取湖水。”

“不可能!”徐盛大叫一声。

“没有什么不可能,从今天开始,谁都不能再取湖水!”旬然铁着一张脸,冷声说道。

徐盛还想开口,却是见着旬然脸上压抑着愤怒,叹息一声,小声说道:“好吧,不取就不取,以后要丹药的时候千万别来找我。”

话语一结束,他便是别过头去,刻意做出一副高傲的神态,眼眸中闪烁不符合他的年龄应有的狡黠,映着轻轻荡漾起阳光的湖水,心神晃悠着……

“你!”旬然想要抬手,却是按捺住,没有将手抬起。

在山水学院,徐盛的炼丹水平的确是的,他有很多时候都需要丹药,且是需要高等阶的丹药,必然会向徐盛寻求帮助,而如今的情况,则是让他犯难。

于心底,两边都是应该选择的,却只能选择一边,他真不知道应该怎么选。

“你自己好好考虑。”徐盛目光斜视道。

“你不能再从湖中取水!”旬然忽然摇头,沉声说道。

短暂的犹豫之后,他还是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宁愿自损个人的利益,也要保全山水学院的整体利益,话语说出,引得徐盛转头,脸上写满错愕。

“你你你……你竟然……”徐盛瞪大眼睛,指着旬然,却寻觅不到合适的话语。

作出决定,旬然觉得心中豁达,想要说些什么,却还来不及说出,便是看着徐盛的身形飞出,掠向湖泊。

他想要阻止,却发觉已经来不及,而心中也有着一丝希冀,希望徐盛再度被弹飞。

所以,他没动。

“砰!”

一声碰撞,湖水泛起涟漪,徐盛的身体与湖面接触,一如之前,再被弹飞,划出一道美丽悠扬的抛物线

“快退!”李裕宸大喊一声。

声音刚刚响起,他便是与身边三人一同后退,退后好几米的距离,看着徐盛落在他们刚才站立的位置,看着地面稍稍震动,看着尘土飞扬。

“咳咳。”轻咳声从尘土中传出。

“这位老师,您没事吧?”李裕宸上前,扶起似树一般栽倒地面的徐盛。

“没事,死不了,咳咳。”徐盛说道。

他站直身体,尘迹已是布满全身,岁月痕迹稍显的脸庞浮现一抹异样的红润,是在刚才的碰撞中受伤。

“您真的没事?”李裕宸试探问道。

徐盛摆摆手,转头盯着站在远处发笑的旬然,大声吼道:“旬然你个老不死的老王八蛋!”顺手抓住一旁的李裕宸,置于身前,“你若是不让我取湖水,我就不让他好受!”

“这位老……”李裕宸张开嘴巴,只吐出几个字,便是被一股蛮横的力量禁锢。

“放开他!”

“放开哥哥!”

三道声音汇集在一起,林嫣、白雨与苦儿脸色不善,担忧写在脸上。

才停了雨,却似又要下雨,天空中有一片阴云正在聚集,遮住许多太阳的光彩。

徐盛轻哼一声,其间带着不屑,也没有释放境界的威压,只是抓住李裕宸的手稍稍用力,便是让三人想要移动的身形止住,不敢向前。

“放开他!”旬然冷声道。

“要我放开他也行,你快点作出决定!”徐盛冷哼一声,眼眸望向还泛着涟漪的湖泊。

越是得不到,他的心中越是不舒坦,越是想要得到,而将李裕宸抓住,作为要挟,是情急之下的急中生智,在心中那份急切渴望的驱使下,也便不顾及使用什么手段。

只要能够得到湖水,他认定所做的这些都是值得。

旬然脸色变幻,却是服软,无奈说道:“我也没有办法,你也知道,我不可能有那样的手段……”

各种复杂的情绪含在苍老的声音里,却又不待他说完,徐盛已经带着李裕宸飞起,飞到湖泊的上方,离湖面不到十米的高度。

“把湖水交出来,一切都好说!”徐盛微微撇嘴,完全不信旬然的话,“我从三数到一,机会可掌握在你的手中。”

“你不要做傻事!”

“三!”

“我真的没有什么办法……”

“二!”

“不要乱来!”旬然飞起,皇境八层的境界全部爆发,“放开他!”

“一!”徐盛冷笑,“你说放我就放!”

话语一落,他直接放手,并且伴随着一股灵力压迫向下掉落的李裕宸,连着整个人的气势也发生改变,对抗扑面而来的强横威压。

“住手!”旬然身形于空中一顿,“你竟然也晋入皇境了?”

他的话语极快,声音中有着错愕,也在愤怒中隐含着一丝喜悦,但只不过是简单的思绪闪烁,他便朝着后退的徐盛掠去,欲将其身形挡住,停在湖面上方几米处,准备接住即将弹飞的李裕宸。

不似重物的撞击,也没有什么悠扬,带起水花跳向空气,并在空气中绚烂了阳光,又若是一道道彩虹的相接,闪烁着浅淡却又耀眼的彩色光芒。

“噗!”

一声轻响,只是平常的水阻挡外来物,又将其接纳。

李裕宸径直落入湖中,借着徐盛传递在他身上的灵力继续向下。

“怎么回事?”

旬然微愣,徐盛也有些发愣,不少投向湖泊的视线也都带着疑惑,只有极少数的人目光仍旧清明。

湖水涨满干涸的湖泊,本就与李裕宸有着些许关联,他能够进入湖泊,都在某些人的意料之中,也有人即便没有想到这些,却也是见怪不怪。

“他竟然进去了!”徐盛轻喃,于瞬间回神,后退中短暂停滞的身形快速向下。

“别去!”旬然连忙大喊。

他没有来得及阻止,就听见“砰”的一声,见得徐盛又撞在似没有任何阻隔物的湖面,向下的身形再度改为向上,倒飞向高空,并斜向着一边。

“还是这样……”徐盛心中想着、念着,只觉得脑袋一阵眩晕,伴随着充满希望又失望的视线渐渐模糊。

“唉,这又是何必呢?”旬然发出极轻的叹息,微微摇头,也向着高空飞去。

加速下落,与湖水经历一次亲密碰触,李裕宸并没有察觉到想象中的疼痛,甚至有着一股清凉的舒爽将落入水中的躯体包裹,又在尚是浅显的感受后有着难言的美妙温暖。

像是投入温暖的怀抱中,他觉得很舒服,心中升起不愿离去的思绪。

但是,这种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紧接着的,是一种来自于湖水的压力,直接压在心中,压得他觉得沉重,觉得不能够呼吸。

身处水中,越是向下,所受的压力越大,而身体被两股带着些相斥的力量压抑,又怎么可能觉得舒服。

“好难受……”李裕宸心中念想,不觉作用到嘴上。

本被徐盛禁锢的身体再度属于自己,他张口说话时吐出一串气泡,一大口的湖水便是趁机钻入他的嘴巴,更是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挡,直接进入他的咽喉。

他被湖水呛到,极力制止,却仍旧发出两声轻咳。

轻咳的声音混在湖水中,被湖水淹没,却又有湖水钻入嘴里,向着胃中。

向下的压力渐渐减退,可他却发觉自己无法离开湖泊,甚至无法向上游动,无论他是如何的挣扎,都没有一点用处。

他被湖水禁锢,虽能动弹,却是离开不得。

“怎么办?”他在挣扎时思索。

在挣扎的思索中,他的思绪变得清明,让他冷静许多,可只有冷静依旧是无用,改变不了现状。

“怎么办?究竟该怎么办?”

脑袋里的思绪急速转动,忽然,他有着新奇的感受。

他发觉,钻入嘴里的湖水……有点甜,还带着点咸。

南通男科医院哪家好
宁夏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广东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南通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宁夏治疗白癜风医院
本文标签: